首页 > 曲艺频道 > 人物 > 张火丁:程派青衣第一人

张火丁:程派青衣第一人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1年05月09日 14:39 新华网

字号:

张火丁在《锁麟囊》中的扮相
张火丁在《锁麟囊》中的扮相

“程”功之道:真情演绎和责任担当

有人说,张火丁的唱功像王菲,声韵独具,只需闭着眼睛听,闭着眼睛品;张火丁的舞像杨丽萍,身影轻盈,流淌出丝丝入扣的生命律动。然而,张火丁不是单纯的歌者,也不是纯粹的舞者,她还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肩负传承戏脉和恪守职业道德的艺术家。

2007年1月,人民大会堂,张火丁个人京剧交响独唱音乐会。这是在人民大会堂首次举办的中国京剧演员个人独唱音乐会,也让张火丁成为梨园首开个人清唱音乐会的第一人。

有人说,张火丁的唱是王菲,声韵独具,只需闭着眼睛听,只要闭着眼睛品;张火丁的舞是杨丽萍,身影轻盈,流淌出丝丝入扣的生命律动。然而,张火丁不是单纯的歌者,也不是纯粹的舞者,她还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肩负传承戏脉和恪守职业道德的艺术家。她身体里流淌的是最中国的艺术———京剧的血液,承载的是唱、念、做、舞和谐统一的精美,更难以复制的是她庄美、纯正、深沉、凝重、幽远的艺术个性,她在舞台上一眸一靥将其他青衣远远地抛在身后,她身上那种古代仕女般的沉静和脱俗清郁的气质,让观众深深地迷恋其中。

被誉为“程派青衣第一人”的张火丁对“青衣”这个词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她用自己在舞台上的唱腔、身段、台步、表情,甚至具体到唱念时的口形,为这个时代提供了“青衣”这个特定行当的美学范本。有人说:看张火丁的表演,风度谨严,其水袖功夫若笔法纯熟的书法家作行草,舒展飘逸而安稳;其舞蹈身段的调度表现,使得本来清旷的舞台随处成为艺术气氛氤氲的空间。

曾是中国“国粹”的京剧,仿佛离现代人已经非常遥远,欣赏京剧几乎成了老年人的“专利”。然而,张火丁却是个例外,更确切地说,是张火丁创造了一个例外,那就是她的戏迷不仅有众多中老年人,而且很多年轻人也成为她的粉丝。那些年轻的戏迷喜欢她扮相美、身段美、水袖美、唱腔美,着迷于她台下的那份清冷避世。有人曾这样评价:张火丁可能是最懂得收敛与节制的表演艺术家,而恰恰因为懂得“度”的把握与控制,她能够举重若轻、游刃有余地把程派唱腔里那些前人未曾充分发掘出来的细微之处,展现在观众面前。

张火丁非常低调,从不炒作自己,而且每次演出都很谨慎,一年很有节制地控制演出次数,每次演出都很认真。在当今低迷的戏曲演出市场,她的演出却每次都是一票难求,剧院门外总有在等退票的痴心戏迷。

孙阿姨是一位老戏迷。张火丁刚刚在北京舞台上演出的时候,她就开始喜欢张火丁的演出。当时听说张火丁为学戏,生活特别艰苦,孙阿姨就亲手缝制了绣有88朵白菊花的戏服送给张火丁。说起为什么喜欢张火丁,孙阿姨笑眯眯地说:“一个是戏好,一个是人好。戏好,大家都看到了;人我接触过,特别谦逊,有一次她演出完搭车走,看见我了,就下车过来跟我打招呼,问我戏演得怎么样。当时下着大雨,她伞也没打就跑过来,我真是感动。”

其实,早年张火丁也有自己的偶像。“我特别羡慕那些好的演员,看他们在台上演的时候,羡慕极了。”在天津戏校学习期间,“只要有外面剧团来天津演,我从来没落过,哪怕自己买票,4元钱1张,当时1个月生活费才16元。我看过历慧良、张世麟、梅葆玖、裴艳玲……还有关肃霜,无论是谁,看完他们的戏以后,都会激励我继续努力。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清醒,要练,戏不会有谁给你,谁也给不了你。功在自己身上,以后谁也抢不去”。

A型血的张火丁极有责任感,对舞台上的每一场表演都非常认真。她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任何一点失误都会让她懊恼不已。

有一次演出新戏《江姐》最后一幕《绣红旗》时,舞台上的张火丁因为嗓子突然进了凉风咳嗽了几声,现场顿时一片寂静。张火丁乘灯光变暗之机,转身用手中的红旗掩面,但咳嗽并没有停止,有两句唱腔没有完整唱下来。演出结束后,全场灯光亮起,演员们依次上场谢幕,最后一个登场的张火丁深深地向观众鞠了一躬。当她抬起头来时,泪水从她的眼中夺眶而出。张火丁示意音响师打开话筒,哽咽着说:“我对不起大家了!这是我从艺以来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请求大家原谅!”随后,她招呼准备离场的乐队回座,坚持把没有唱完整的《绣红旗》一段再唱一遍。

当张火丁“补唱”完这段长达8分多钟的《绣红旗》后,观众全部起身站立,全场掌声雷动,持续了5分钟之久。而此时的张火丁谢绝了剧组其他演员的献花,再次向台下深深地鞠了一躬,含泪退场。

“面对舞台下的观众,我总是有压力,因为我知道这些观众不是来看我这张脸的,他们要看的是我的功夫、唱腔。这么多年我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了京剧上,付出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同时,我也得到了最珍贵的东西。”面对戏迷们的热情与掌声,她感到无比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