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曲艺频道 > 人物 > 张火丁:程派青衣第一人

张火丁:程派青衣第一人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1年05月09日 14:39 新华网

字号:

张火丁剧照
张火丁剧照

“程”门秘笈:从“形似”到“神似”的追寻

“程派艺术不是晴空万里,而是淡云遮日;不是不遗余力,而是游刃有余;它不是震耳欲聋,而是韵味无穷。它如一座巨大的冰山,露出水面者少,藏于水下者多。它含蓄、深沉,具有忧郁品格;它庄重、典雅,兼有哲学辩证法色彩。”

1995年,张火丁因演出《八女投江》被正式调入中国京剧艺术的最高殿堂———中国京剧院。这里的艺术天地更大,视野更广,更有利于展示她的才华。张火丁如鱼得水,荣誉也接踵而来:到中国京剧院的当年就荣获了“五个一工程”表演奖,1996年被中国京剧艺术基金会推荐为第二届“中国京剧之星”,1999年摘取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2000年被文化部授予优秀青年专家、杰出青年、高级专家称号……

1998年3月,张火丁被挑选出来,作为第二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学员到中国戏曲教育的最高学府———中国戏曲学院深造。中国戏曲学院青研班正式开学后,张火丁决定先学一出昆曲,导师是李金鸿教授。

张火丁向李金鸿学的第一出昆曲戏是《金山寺》。京剧是来自说唱曲艺的“说唱剧”,到开口唱时,整个舞台就沉寂下来。而昆曲是中国古典歌剧,边舞边唱,舞得越热烈,唱得也越激烈。张火丁很快品出了京剧与昆曲的不同艺术特点,并充分吸收。

青研班有关理论方面的课程比较多,包括音乐导读、中国戏曲史、导演概论讲评、舞美导读、戏曲角色创造、中国文化史论、戏曲美学导读、戏曲音乐、戏曲通论、古典名著选读、英语等10多门课程。每天课程安排得很满。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后,张火丁看到了自己与前辈艺术家的差距:会的戏少,戏路窄,唱、做、念、打、翻的基本功不均衡。而要弥补这些缺陷,除了学好文化理论课、提高艺术素养外,还要多学戏多演戏,在艺术实践中全方位提高自己。

程派大家新艳秋与程砚秋本是同时代人,对程派艺术的精髓了解得深刻而透彻。张火丁亲自去南京向新艳秋学习程派艺术。耄耋之年新艳秋思维敏捷,教授张火丁的第一出戏是《鸳鸯冢》。不过,新艳秋年龄大,耳朵有点背,张火丁特地为她购买了助听器。

新艳秋见解精到,就《鸳鸯冢》中的王五姐与《锁麟囊》中的薛湘灵两个人物的不同身份、不同性格作了比较和分析,并对张火丁说:“人物的性格主要靠自己琢磨。”新艳秋深谙只有口传身授才学得扎实,于是不厌其烦地教张火丁。在走身段时,由于新艳秋年岁大了,张火丁只得扶着她走。张火丁一遍又一遍地练,直到新艳秋满意为止。

从新艳秋手把手的传授中,张火丁悟到程腔的寓刚于柔、幽咽婉转,又别具清香雅丽、情意蕴蓄之风韵。学习中,新艳秋的示范身段表演,使张火丁从中感受到大家风范,并隐隐体悟到老艺术家对京剧艺术的挚爱。这次金陵之行尽管只有短短的10多天,但在张火丁的艺术生涯中却留下了难忘的一页,收获颇丰。2006年11月,张火丁在长安大戏院首演复排京剧《鸳鸯冢》———在剧中她一改以往穿褶子、舞水袖的扮相,第一次穿着裙袄扮起小家碧玉来。这台戏充分体现了语言、表演、舞台表现的惟美性,在故事开掘、题材挖掘和人物形象等方面都颇具时尚感,受到业内外人士的好评。

“在继承流派问题上,首先要获得人物的创作方法,之后便是认识流派的艺术个性。京剧程派艺术是京剧艺术中滋生出的诸多艺术流派中的一个流派,它的‘母亲’当然是京剧。……程派艺术除具备京剧共有的艺术特色之外,它必然又具备程派艺术自己本身的艺术个性。”3年半的青研班学习,使张火丁获益匪浅。在毕业典礼上,她代表全班发言,总结了几年来的学习心得。在她看来,程派艺术在许多方面或就艺术本质而言,它与文学中的诗极为相近,可以说是“京剧中的诗”。她说:“程派艺术之所以受人们喜爱,主要是由它的艺术个性所决定的。程派艺术不是晴空万里,而是淡云遮日;它不是不遗余力,而是游刃有余;它不是震耳欲聋,而是韵味无穷。它如南极的一座巨大的冰山,露出水面者少,藏于水下者多。它含蓄、深沉,具有忧郁品格;它庄重、典雅,兼有哲学辩证法色彩。”她悟到了程派艺术的神韵。自此,开始由一位专业演员向艺术家的境界迈进。